中国全面建立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的路径

( 发布日期:2016-11-02)

信息技术革命是推动世界贸易发展的重要动力。联合国贸易便利化与电子业务中心(UN/CEFACT)在本世纪初公布了33号建议书(2005年):“建立国际贸易单一窗口”(Establishingasinglewindowforinternationaltrade)和35号建议书(2010年):“建立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的法律框架”(EstablishingalegalframeworkforinternationaltradeSingleWindow)

在联合国的积极推动下,70多个国家和经济体引进这样一项措施,不仅先进的欧美国家,澳大利亚,亚洲的日本、韩国、东盟10国,甚至南美洲的哥伦比亚、危地马拉、秘鲁,非洲的毛里求斯、加纳等都建立了本国的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国际贸易单一窗口为各国政府和贸易界带来了可观的效益,成为世界贸易改革新的浪潮。201312月,中国政府在世贸组织巴厘岛会议上承诺,要在2017年建成我国的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我国将在“十三五”期间全面实现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的建设。2016年,我国将“单一窗口”建设列入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重点工作。今年上半年,沿海11个省份启动“单一窗口”建设,8月,又选定重庆、陕西等6省市作为第一批内陆沿边地区“单一窗口”建设试点。

借鉴国际经验

新加坡于2007年建成国际贸易单一窗口(TradeXchang),该国际贸易数据公共平台连接了35个政府机构和贸易商,给贸易商和政府机构带来巨大收益。2016年底美国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系统全面建成,美国48家机构的近千个单位实现信息共享。同时,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及英国共同合作,使用一套标准数据集用于多国机构办理进口、出口和转口手续,表现出为实现更进一步的便利化和功效所需的国际协调和标准化。目前美国正在积极开展同欧盟国际贸易单一窗口互联工作。

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在2006年建成了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数码贸易运输网络系统”(DTTN)。DTTN是一个开放化安全的公共平台,提供贸易、物流和金融行业之间互联。任何一家公司都可以方便快捷地与其贸易、物流和金融伙伴进行互联,开展电子商务业务,效率高、成本低。香港特区政府机构参与该平台的管理和使用。DTTN由香港贸易通公司负责营运,为DTTN客户提供支持、维护和交付DTTN。香港特区政府为DTTN设立了一个咨询委员会,由来自不同行业商业群体的代表组成,以确保公共参与管理DTTN的水平、经营的透明度,并指导DTTN努力保证用户效益最大化的业务方向。

为进一步加强香港特区作为重要国际和地区运输及物流中心的作用,香港特区政府将企业对政府的单一窗口概念扩充为商业机构对其所有贸易、物流、金融业务伙伴以及政府机构的国际贸易单一窗口。香港正在积极开展与其他在中国内地、亚洲、欧洲和北美的单一窗口项目进行互联。

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大大提升了香港的国际竞争力,20112012年,香港连续两年被国际评级组织评为全球国际竞争力第一名。

香港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已经成功地运行了10年,对亚洲和中国内地经济发展有很好的引导作用。对于在中国内地其他正在形成的新方案,香港DTTN可以成为实际上的借鉴标准。香港特区与中国内地之间电子商务体系结构的兼容性是必不可少的。

中国台湾地区在2013年把原有的国际贸易、港口运输和报关三个独立的系统统一建成台湾国际贸易单一窗口。2014年,台湾地区国际竞争力排第8名。

对标国际标准

建立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是我国提升国际竞争力的重大战略措施。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旨在使企业和政府之间的信息流更为畅通和简化,有助于较大地提升我国对外贸易的竞争力、效益和效率,每年可为国家和企业节省万亿元。

2015年,中国连续3年在全球竞争力排名中居第28位,政府机构繁琐复杂的审批和手续是影响我国国际竞争力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因此,建立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已成为我国当务之急。我国必须学习和借鉴国际先进经验,采用先进的国际标准。

2014年,上海自贸区首先开通国内第一个国际贸易单一窗口。2015年,我国沿海十省市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在沿海口岸建成启用。到2016年底,国内共有20多个省市开展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设工作。2017年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将在全国推广。

中国与美国、新加坡等世界各国国情不同。在国务院推动下,在中国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设中,地方政府进行了改革创新管理,充分发挥组织、协调和保障作用。香港和上海、福建都是成功的案例,已经在全国推广。

建立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是一项重要而艰巨的政府机构改革项目。实施的各方面包括政策规划,设置法律和制度框架,进行业务流程分析,简化贸易单证,为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组织数据协调,管理运行单一窗口项目。

笔者认为,建立我国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有几项主要工作,包括建立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的可行性研究和实施方案;开发建立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战略信息系统;建立符合国际标准的中国国家标准数据元集;建立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的法律框架。

目前,我国建设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工作中还存在一些问题和缺陷,亟待解决。必须加强国家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的顶层设计,统一建立符合国际标准的中国国家标准国际贸易数据元集,开展符合我国国情的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的法律框架研究工作。相关国家机构应该加强同地方(包括香港)及企业的联系和协调,共同开展工作,提高效率。

在许多国家(包括中国),为遵照国家和国际贸易法规,要求公司向政府呈递大量的数据和单证。他们还必须与供应商、客户、辅助代理、金融机构以及第三方贸易中介交换信息。针对这些处理所需的数据元定义通常在各个政府机构之间或商业组织之间很少或没有协调。结果,涉及贸易和运输的公司就必须受制于各种不同的数据规定、单证和专用表格,需要重复呈递类似或相同的信息。

美国远期自动商务环境工作组项目办公室于1996年对美国不同机构所要求的全部表格进行了审核,汇编出一份贸易机构收集数据元的清单。这份清单涉及10000多个数据项构成的300多张单证、表格。这些信息显示出贸易机构收集的数据冗余度超过90%。经过一个分析和协调的数据简化和标准化过程,美国制定了一个由不到200个数据元组成的美国国家标准数据集。

UN/CEFACT2011年公布了34号建议书《国际贸易数据简化与标准化》。目前,我国已经成功引进了联合国UN/CEFACT各项建议书的主要标准,并等同或等效采用为国家标准。如联合国贸易单证样式(UNLK)、联合国贸易数据元目录(UNTDED)、口岸及相关地点代码(UN/LOCODE)等,联合国UN/CEFACT333435号建议书的采标工作已经在国家“十三五”规划中立项。中国有条件也有能力在“十三五”期间建立中国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完成这一重要的历史使命。

来源:上海市商务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