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工作 > 电子商务 > 工作动态 > 正文

电子商务的“十三五”格局(下)

( 发布日期:2017-02-09)

经过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近两年的探索与积累,我国发展跨境电商具备了哪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政府部门应在哪些方面着力优化跨境电商综合管理与服务?各地如何结合实际情况,让电商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助推当地经济发展?电商领域如何积极稳妥实现双向开放,与世界各国和地区建立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本报特邀业内权威专家,为“十三五”时期的电商发展建言献策。

跨境电商综试区成效初显

国际商报:201537日,我国在杭州设立中国(杭州)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201616日,在天津、上海、重庆等12个城市设立第二批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电子商务“十三五”发展规划》提出,要推进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建设。目前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形成了哪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下一批入围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的城市应具备哪些条件,符合哪些标准?

郑玉鸿(网来云商创始人兼CEO、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研究室国际战略总监):目前,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已形成了四条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第一,跨境B2B模式应成为“互联网+外贸”的重点方向,跨境电商的首要任务是促进产业经济发展,B2B模式是契合的模式;第二,搭建跨境电商信息共享体系,包括信用体系、金融服务体系、物流仓储体系等,打造通用的基础设施;第三,重点面向优秀的“中国制造”产品,重构“生产+贸易”链条,挖掘产品价值,提升产品国际竞争力,塑造品牌;第四,建设线下跨境电商产业园区,加快发展要素集聚,完善综合服务体系和产业链,构建最具活力的跨境电商生态圈,赋能中小企业,实现外贸的真正转型升级。

下一批入围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的城市应具备四大条件:首先,有较大规模的外贸基础,经济外向型程度较高,有跨境电商转化的基础;其次,优势产业突出,有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和企业;再次,基础设施优良,具备交通区位优势、金融创新优势、物流仓储基础等;最后,人才资源和科技资源丰富,有利于跨境电商新兴企业的培育和孵化。

李鸣涛(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研究院院长):现阶段,我国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建设主要是按照国务院批复的要求,在充分借鉴杭州市跨境电商“六体系两平台”成功做法的基础上,结合本地实际情况重点在跨境B2B领域和服务跨境电商出口领域进行探索,打造跨境电商便利化发展环境。前两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所取得的政策创新成果也会在更大范围内进行推广。未来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的试验重点还要根据前两批综试区取得的成果情况及跨境电商发展的新需求来确定。

王健(APEC电子商务工商联盟专家、对外经贸大学教授):目前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工作重点集中在政府公共服务平台以及对现有政策进行试点两方面。由于政策是顶层设计,要实现政策的突破,往往会受到较多限制,所以,政策突破都是在有限范围内实现的。例如杭州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试图让市场采购政策用于跨境电商,但这一政策仅可在杭州区域使用,从这一角度看,属于顶层设计的政策突破和监管突破很难实现。

政府公共服务平台则是可复制的经验。通过政府单一窗口的公共服务让所有外贸数据都在政府公共服务平台上有所反映,这一初衷是好的,但在实操层面尚存在区域性限制。此项经验在全国复制推广存在一定困难。

搭好服务平台助力跨境电商发展

国际商报:《电子商务“十三五”发展规划》提出,建立和完善电子商务海关、检验检疫、结算、税收等管理制度,加快推进形成跨部门共建、共管、共享机制,建设布局合理、互联互通的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平台,进一步优化跨境电子商务综合管理与服务。当前我国单一窗口建设虽然取得阶段性进展,但仍存在窗口单位交叉重叠、窗口单位配合不力、窗口单位多重收费、一次性申报没有真正实现等问题,未来如何着力优化跨境电商综合管理与服务?

柴跃廷(清华大学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优化跨境电商综合管理与服务的基本途径是加快建设全国互联互通、全程在线的跨境电商综合服务平台。要点是通过平台,自动采集、管理与校验跨境电商交易平台或网站上的进出口企业及其商品唯一、准确、真实、规范的基础信息及贸易过程中的电子合同/订单信息、电子发票信息和物流运单信息,根据报关、报检、结汇、退缴税的相关业务规定,通过跨境电商综合服务平台中的通关业务服务系统、商检业务服务系统、结汇业务服务系统、退缴税业务服务系统,分别与海关的通关业务处理系统、检验检疫部门的商检业务处理系统、外汇管理部门的结汇业务处理系统、税务部门的退缴税业务处理系统相连,为进出口企业提供全程在线的通关、商检、结汇、退缴税等服务。

其目标是:对于进出口企业而言,只要通过跨境电商网站进行贸易活动,就如同进行境内贸易活动一样,无需亲自进行商品报关、报检等,商品报关、报检等业务由跨境电商综合服务平台代理完成。对于消费者而言,通过跨境电商网站购买境外商品,如同购买境内商品一样,只需境内货币支付即可,无需考虑外汇支付,相关的外汇兑换业务由跨境支付平台代理完成。结合“一带一路”建设,选择易突破的国家或地区,实现双边或多边电商综合服务平台互联互通,共享进出口企业、商品、电子合同/订单等信息,实现单边通关放行及商品检验检疫。

李鸣涛:单一窗口平台的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面广,业务协同难度大,但《规划》已对单一窗口未来的建设目标予以明确,且这一目标的设定也完全符合国际贸易及电商发展的未来方向,是支撑未来国际贸易便利化的重要基础设施,也是确立我国贸易竞争力的重要保障。对于这一点,相关政府部门有广泛的共识,相信随着跨境电商试点区域探索的深入,在建设单一窗口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会得到解决。

郑玉鸿:要做到真正简化程序,服务经济,单一窗口必须做到以下三点:首先,从上层建筑层面出发,真正重视提升跨境电商综合管理和服务水平的重要性;其次;从实际出发,基于本区域内外贸和电商企业的实际情况,制定相应的政策和服务,做到有的放矢,服务的目的是培育产业;最后,在政策和机构搭建起来后,建立一套完善的运营体系,做好服务,并及时调整,不能成为空壳子和花架子。

王健:优化单一窗口平台既可以通过政府渠道,又可通过市场渠道。目前通过市场渠道优化单一窗口的模式更成功,这也是未来发展方向。通过市场化方式优化单一窗口服务,对企业来说才是最有意义的。政府主导的单一窗口主要是公共服务平台。目前公共服务平台成功案例不多。

拒绝地区封锁专注因地制宜

国际商报:《电子商务“十三五”发展规划》提出,推动电子商务列入各地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如何避免各地为争夺大型知名电商企业落户等而出现“政策之战”以及新一轮地区封锁?如何结合各地实际情况,让电商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助力各地经济和社会发展?

禚连春(京东集团投资发展部战略投资总监):多地为争夺大型知名电商企业落户而出现“政策之战”,这本身说明政府也在按市场规则招商,是好事。但少数地方政府为保住本地局部的产业而采取地区封锁的极端做法,对于以“无边界”为基因的互联网企业而言,最终将会徒劳无功,就如同地区封锁无法挡住天上的白云一样。

各地在制定跨境电商产业规划时,应从以下三个层次深入分析,合理布局:第一,找准产业定位,因地制宜,不可生搬硬套;第二,合理制定政策,合理规划电商发展所需资源,为电商发展打造完善的硬平台和软环境;第三,合理规划发展路径,不可拔苗助长。

郑玉鸿:发展跨境电商的本质是帮助本地企业更好地走出国门,借助跨境电商倒逼产业升级,培育和孵化更多的跨境电商创新企业。关注跨境电商龙头企业的落地,只能起到短期作用,如果没有配套的产业基础,都是空中楼阁。

区域经济发展跨境电商,最重要的是看清本地的产业实际,借助最合适的渠道解决“走出去”的问题。比如网来云商—跨境云,针对区域经济的需求,通过海外专区和跨境电商产业园区的综合解决方案,能更好地帮助区域经济实现跨境电商的发展。

郑敏(亿邦动力网CEO兼亿邦动力研究院院长):区域之间适度的产业政策竞争不是坏事,能够推动地方政府主动优化电商发展环境,建立服务和适应新经济的“制度高地”。同时,“十三五”期间,电商开启了新一轮产业创新,地方政府会重新权衡引进大型电商企业和创新企业之间的成本及得失。

王树彤(敦煌网创始人兼CEO):敦煌网着力深耕国内产业带,在全国共有两千多个产业带,能够为产业集群优质商户提供更多的服务。目前敦煌网已在盐城大丰建设O2O海外展示中心海外仓项目,在烟台建设外贸综合服务平台上线项目,与西安市政府、合肥市政府分别签署了多重合作项目。

王健:不同区域、不同级别的城市发展电子商务的路径不同,因此不同级别的城市发展电子商务的重点也不同。建议各地区结合自身优势,探讨本地区对电子商务的参与方式,并把互联网与本地产业进行有效结合,实现本地产业转型升级。

中国电商如何积极稳妥双向开放

国际商报:《电子商务“十三五”发展规划》提出,要扩大电子商务领域的双向开放。在多双边及区域电商规则谈判方面,中国需在哪些方面着力?《规划》提出,在“一带一路”和主要贸易伙伴国等重点范围积极搭建双边电子商务合作机制体系,推广中国在相关领域的经验,相关企业应如何把握商机?

李鸣涛:《规划》提出的扩大电子商务领域的双向开放,更多的是看到了我国电商产业“走出去”的强烈需求,希望通过政府部门的努力,创建一个规则相通、政策协同的国际电商市场体系,减少我国电商企业海外市场拓展和投资方面的政策风险。同时,也希望更多引入海外创新型企业到国内发展,优化我国的电商市场环境,保持发展活力。在具体做法上,有关政府部门会积极利用“一带一路”合作机制、区域自贸区建设等渠道提出跨境电商规则谈判需求,利用好我国在跨境电商治理方面的成功经验以及在治理平台等方面的有关成果,向有关国际组织和国家、地区推广。

郑玉鸿:电商的双向开放主要应在四方面着力:第一,加强跨境电商的对外合作,积极参与相关跨境电商组织,取得更强的国际话语权;第二,积极向全球提出中国版的跨境电商规则方案,通过中国日益扩大的经济和外交影响力争取广泛支持;第三,推动中国的跨境电商领先企业更快更多更好地走出国门,建立跨境电商相关国际标准;第四,从中立角度发起建立全球跨境电商枢纽,从基础层面广泛纳入更多的跨境全产业力量。

郑敏:“双向开放”表明中国在电商经贸新方式上同样愿意与世界各国建立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规划》的发展目标也提出推动形成全球协作的国际电子商务大市场。去年,国家发改委分别与土耳其、捷克、波兰、埃及、古巴、秘鲁、沙特签订了加强“网上丝绸之路”建设合作的谅解备忘录,重点在新兴产业领域开展合作。随着“网上丝绸之路”经济合作试验区的设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将成为跨境电商新市场和商品进口来源地。

王树彤:与贸易伙伴国展开深入合作,企业需在三方面着力:一是官产学研联动,形成一套体系和标准,更好地在全球复制。二是创新政策与法规配套。敦煌网在与世界银行等相关方合作时都曾提出建议,部分建议被采纳。三是加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跨境电商从业人员的能力建设。

王健:我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并在货物免税方面获得优惠或安排,让货物实现自由流通,特别是通过电子商务来流通,将是未来发展方向。

作者:栾国鍌、刘明    来源:国际商报

来源:上海市商务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