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商务动态 > 正文

中国企业在俄罗斯投资重点关注问题

( 发布日期:2017-06-14)

据中国海关总署数据显示,在俄罗斯经济经历了两年的不确定性和一些重大事件之后,仅在20171月,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贸易往来增长即呈现出迅猛态势,达到了34%。相比之下,2016年中俄贸易往来全年仅增长了2.2%。俄罗斯和中国领导人一致认为,2017年的中俄关系已达到两国友好关系史上的高峰。在“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引领下,更多的中国投资者正准备赴俄罗斯进行投资或计划扩大其在俄罗斯的现有业务规模。

然而,中国投资者在对俄罗斯进行投资时仍常常感觉难以适应当地市场。根据安永就170多家中国企业开展的一项针对在俄罗斯投资的调查结果显示,52%的受访公司认为俄罗斯市场“极具吸引力”,39%的受访公司认为俄罗斯市场“具有吸引力”。此外,调查结果显示,中国投资者在俄罗斯进行投资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来自于在进入当地市场之前,缺乏对当地市场的全面了解,也未对相关法律法规在实践中的操作进行深入调研。不仅如此,许多在俄罗斯已经设立运营实体并雇佣当地员工的中国企业表示,中国投资者对于如何在俄罗斯建立和发展业务的认知,特别是从税务和法律角度,仍处于“平均”或“低于平均”的水平。

重点关注的税务问题

根据安永多年来服务中国企业赴俄罗斯投资的经验来看,中国投资者在俄罗斯进行投资应重点关注以下税务问题:

常设机构风险

在俄罗斯构成常设机构是中国投资者最常面临的主要税收风险之一。常设机构是一个很广泛的概念,通常需要根据具体的项目背景来进行有效分析。

国际税务架构

在大多数情况下,中国公司在俄罗斯运营所取得的收入直接或通过投资架构中的中间控股公司向中国投资者进行分配。在此情况下,建立有效的投资控股架构并结合有关税收法规的变化对这一架构进行重新审阅至关重要。否则,将导致不必要的预提所得税支出(可能会在俄罗斯和/或中间控股公司所在国支付)和可能带来的其他限制,这些会对俄罗斯企业的预期投资回报率带来负面影响。

外汇管制

在过去两年卢布贬值的情况下,控制现金流、对贬值的外币贷款进行重新调整、汇兑差额的税前扣除等问题已成为外国投资者在俄罗斯进行税务筹划需重点考虑的内容。

税收抵免、扣除与返还

俄罗斯税法就多个税种的税收抵免和税前扣除问题规定了多种可采用的方式。这是一个较为复杂的问题,且可能需要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判断:企业所得税、增值税、个人所得税、海关和外汇管制等。若想取得最优化的税收效果,需要由各个领域的专家共同进行筹划。拿增值税返还来说,申请对多缴的增值税进项税额进行返还会引致税务稽查。根据相关税法规定,增值税进项税额的退税时间为在取得增值税发票后的3年内。然而在实操中,由于税务机关往往会提出各种问题或要求提供支持性材料,企业一旦在增值税退税时限内无法走完税务审核程序,将无法得到增值税退税。

税法更新

一般来说,俄罗斯一旦进行税法更新,都会进行公开讨论,并耗时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然而,这些公开的讨论通常会在与税务相关的平台和论坛进行,所以并不是所有会受其影响的纳税人都会知晓相关消息。因此,必须了解正在讨论的税法更新内容,并且知道这些可能的变化会对公司在俄罗斯的业务产生哪些影响。

个人所得税

俄罗斯的移民政策和个人所得税制度在众多的独联体国家中具有相当的灵活性,这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了充分的税收筹划空间(尽管少缴个人所得税导致的罚款金额并不巨大),可以在构建最具税收有效性的投资架构时加以利用。

因此,强烈建议中国投资者在俄罗斯的税务筹划中考虑上述因素,以顺利拓展在俄罗斯的业务。

熟悉地方法规和事先筹划

中国投资者在俄罗斯进行投资,务必要对当地税务和法律环境进行事先调研,密切关注俄罗斯税法的更新并不断学习。

举例而言,在2017年以前,许多中国公司会通过荷兰投资俄罗斯,或通过香港对俄罗斯实体提供融资,这些做法通常能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然而从2017年开始出现的两个问题正对俄罗斯的非居民纳税义务人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首先是俄罗斯–中国双边税收协定和俄罗斯–香港双边税收协定被更新,以前的投融资安排是否依然能取得预期的税收利益有待商榷;其次是俄罗斯正在积极响应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计划,这会对既有的投融资架构提出更高的风险管理要求。

再如,某中国投资者在俄罗斯投资的过程中,已在五个纳税年度内累积了相当大金额的税收损失。尽管该投资者可以选择于2016年即确认部分税收损失,但其最终打算于2017年再进行确认税收损失以最大程度减少应缴纳的企业所得税。然而从201711日起,俄罗斯的税法要求发生了变化,更新后的401-FZ表格对税前扣除相关规定进行了调整,规定当期企业所得税的税前扣除限额不得超过该期间企业所得税税基的50%,因此,造成该企业有部分税务损失无法利用。

关注当地税务变化

如果投资者能够及时、持续关注俄罗斯税法变化,就可能避免上述情况的发生。在立法生效前的一段时间内,投资者应该对即将生效的法规做出反应并提出应对措施。

另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当中国投资者在俄罗斯拥有多于一个公司或分支机构时,应如何在当地合理安排其业务活动。首先,投资者有时会自动得出一个结论:“我们需要在俄罗斯建立一个商业实体,并且所有的业务都需要通过其开展”。然而,从房地产业和石油天然气行业最近的设计采购施工项目(EPC)来看,上述想法并不可取,且会带来一定的税收风险。这种税收风险无论是在费用方面,还是在纳税申报方面,都会让外国企业经历漫长而复杂的解决过程。

有个相关案例是这样的:某中国企业在俄罗斯进行石油和天然气的投资,项目所在地位于西伯利亚地区。这使得该中国企业不得不面临恶劣的气候、偏僻的地理位置,以及当地基础设施发展不足的严峻考验。于是,该中国企业决定在莫斯科设立分公司并通过其开展所有在俄罗斯的业务,但是其并未在莫斯科进行正式登记,也没有在项目实际所在地(即西伯利亚)进行登记,这导致该中国企业在项目实际所在地(即西伯利亚)构成了常设机构。虽然所有的纳税申报都是通过莫斯科分公司进行,但是税务机关告知该中国企业:尽管在项目所在地没有注册商业实体,但由于该中国企业所有来源于俄罗斯的收入均与此项目相关,因此仍需于项目所在地(即西伯利亚)进行纳税申报。税务机关对于这种项目安排给予高度关注的重要原因是,在俄罗斯,所有税种被划分为联邦、地区和地方税(除了国际公认的常设机构概念外)。此外,某些税收,如企业所得税,是由两部分构成,即2%的联邦税和13.518%的地区税。因此,各区域主管税局有义务从各个区域征收相应数量的地区税。

咨询专业税务意见

如果该中国企业能够事前进行某些税收调研和筹划,或者取得专业的税务咨询意见,就可以避免上述情况的发生。

在谈到获取专业咨询意见方面,关键词是“专业”,相关案例简述如下:某中国公司拟在俄罗斯进行直接投资,但其子公司也已经在俄罗斯进行投资。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下,两家公司可以通过开会来探讨投资事宜。虽然这个方法通常非常有效,但它并不应该被视作是一个毫无风险的专业咨询意见,理由如下:

不同的子公司,即使同属一个行业,也可能拥有不同的商业模式。

两个子公司可能拥有不同的产品,从而产生不同类型的税收。

提供和接受建议的子公司可能具有不同的国际架构,导致在俄罗斯的税务影响也可能不同。

如果已在俄罗斯运营业务的子公司向新进入俄罗斯市场的子公司提供了不适用或者不够准确的信息,这无疑会带来风险。

由此得出的结论是,税务咨询建议应由本地的专业咨询机构提供。要求获取的某些信息应在签署各自保密协议时向该实体披露,否则将无法衡量某些风险,从而无法判断这些风险的重要性和制定相应的防范措施。

前景仍充满机遇

如果中国投资者在以前年度已经就某些事项取得过专业的税务咨询建议,那么,在此基础上,保持对新法规的不断学习以应对法规变化带来的风险,对于中国企业在俄罗斯的成功经营至关重要。这看起来似乎很复杂,但实际上,已经有大量的中国投资者在俄罗斯市场取得了成功,意味着他们可以很好的控制这些风险。以多年前就已进入俄罗斯市场的中国某知名通信科技公司为例,其在20世纪90年代便在俄罗斯建立了第一个经营机构,截至目前已将其业务扩展到俄罗斯的十多个城市,地点遍布在海参崴、莫斯科、圣彼得堡等地。此外,中国企业于近23年内在俄罗斯成立的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已为俄罗斯带来了数十亿的投资,不仅为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带来了大量项目,也为中国承包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基础设施项目创造了更多机会,这一切,都极大促进了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基础设施的发展。

毋庸置疑,中俄之间相互的投资兴趣在不断增长。为了提高投资效益,中国投资者不仅需要俄罗斯当地合作伙伴和政府的配合与支持,对当地税法、法律、实际操作的了解以及相关的应对策略也日益成为衡量其在俄罗斯投资是否成功的重要因素。

来源:安永中国海外投资业务部。转载自“投资上海”。

来源:上海市商务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