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商务动态 > 正文

RCEP谈判:光明前景可期(下)

( 发布日期:2017-12-04)

RCEP预定完成谈判的时点曾两度推延,谈判面临的阻力可见一斑。目前谈判参与国的主张仍存在哪些分歧?迟迟得不到突破的难点集中在哪些领域?谈判参与国首次举行RCEP领导人会议并发表《联合声明》,明确提出“在2018年加紧努力,以结束RCEP谈判”,能否推动RCEP如期收官?RCEP最终能否成为一个现代、全面、高质量、互惠的一揽子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本报特邀业内权威专家,共同展望RCEP谈判前景。

谈判仍有哪些分歧待解?

国际商报:RCEP谈判进行至今,各方主张仍存哪些分歧?迟迟得不到突破的难点集中在哪些领域?

霍建国(中国世贸组织研究会副会长):RCEP谈判涉及16个国家,既包括发达经济体澳新日韩,也包括经济欠发达国家缅甸和老挝,由于各国经济发展差异较大,要达成一个髙水平的自贸协定并非易事。日本强调制造业高水平开放,新加坡强调服务业全面开放,印度制造业和服务业的竞争力均不强,因此提出了很多要求,使得RCEP谈判愈发复杂。此外,针对经济欠发达国家的灵活政策及差别待遇很难达成一致,导致RCEP谈判一拖再拖,难以结束。

从难点看,东盟成员国虽在制造业上拥有一定优势,但细化到具体产业则存在较大差异。实力相对较弱的国家对制成品的零关税十分恐惧,会尽量压低工业制造领域的开放比例,并试图对汽车、家电及信息产品保留较长的过渡期。这些不仅是小型经济体的诉求,甚至印度也希望享受一定的灵活性,但参与RCEP谈判的发达经济体则希望协定能反映出高水平开放的安排。

张建平(商务部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在贸易自由化上,目前中国、日本、韩国、东盟、澳大利亚、新西兰都在追求90%以上的贸易自由化和尽可能多采纳TPP的诸多边境后条款,但印度在这方面可能要“掉队”。印度制造业的竞争力不强,可以接受的货物贸易开放度有限,如何满足印度的贸易自由化要求比较棘手。另外,在环保、竞争政策、国有企业规制、电子商务等边境后问题上,RCEP谈判参与国中的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存在不同诉求,发达经济体愿意高标准严要求,发展中国家则要考虑自身的履约能力和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因而可能需要体现灵活性。这些难点在RCEP谈判的最终阶段都会体现出来。

赵萍(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目前,RCEP谈判面临的主要困难包括两方面:第一,东盟各成员国经济发展水平不同,对于贸易投资开放程度的诉求也不同。比如,同时参与了TPP的国家希望以更高的开放水平参与到RCEP当中;经济欠发达的国家则需要更多的保护性条款。成员国对开放水平的不同诉求直接影响了东盟在RCEP谈判中的统一要价,制约了谈判进程。第二,印度在参与RCEP谈判的过程中态度一直不明朗,影响了谈判的推进。特别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出访亚洲期间提出了“印太”概念,印度在太平洋地区和印度洋地区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存在很多变数,这也为RCEP谈判增添了不确定性。

徐长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在货物贸易方面,参与RCEP谈判的16个国家在执行何种水平的贸易自由化上仍没有达成统一。在投资和服务方面,部分谈判参与国希望将棘轮条款和自动最惠国待遇等概念纳入RCEP,这些都是谈判的分歧点。(编者注:棘轮条款是对投资者有利的反稀释工具,也是投资方最常用的反摊薄保护形式。当企业经营不好,不得不以更便宜的价格出售股权或更低的作价进行融资时,前期进入的投资便可能贬值,投资者会要求附加棘轮条款。)

RCEP谈判迟迟得不到突破的难点集中在货物贸易领域的最低开放水平设置、服务贸易领域的最惠国待遇的启动条件、投资领域的金融安全保障等方面。

再划终点线RCEP能否如期收官?

国际商报:RCEP完成谈判的时点曾两度推延。此次,RCEP谈判参与国的领导人在《联合声明》中指出:我们指示部长们和谈判团队在2018年加紧努力,以结束RCEP谈判。今年RCEP谈判能取得怎样的成果?明年RCEP谈判能否如期结束?

霍建国:在《联合声明》的推动下,2018年完成RCEP谈判的可能性大幅上升,至少可以先签署一个框架协议,以推动亚洲经贸合作进程并探索一体化进程。作出如上判断理由有三:一是全球经济进入缓慢复苏阶段,需要主要经济体及具有增长活力的国家行动起来,加强对贸易投资的推动,维持经济增长动力和活力。二是RCEP谈判参与国领导人已形成高度共识,且在具体问题上已达成一致,说明已经有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和路径。三是谈判人员能落实领导人的要求,相互配合、抓紧工作,针对具体问题进行突破。如此一来,结束RCEP谈判指日可待。

赵萍:2017年已接近尾声,RCEP谈判的后续工作主要会放在明年,预计明年会取得一个比较乐观的结果,年底最终能够达成RCEP

判断理由包括三方面:首先,谈判参与国对RECP谈判的重视程度已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谈判的推进速度也将加快。RCEP已由部长级会议升级为领导人会议,这也意味着为了达成RCEP,谈判参与国会在开放方面作出更大让步,相关问题的解决和沟通也会更为顺畅,有利于尽快解决RCEP谈判中的核心问题。其次,RCEPTPP不同,它所涵盖的是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知识产权、政府采购等常规自贸协定条款。在照顾各方舒适度的前提下,这些领域的开放容易被谈判参与国接受。最后,RCEP并不排斥已有的自贸协定安排,而是在整合已有自贸协定的基础上再增加一些国家,从而促使区域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达成。

徐长春:今年RCEP谈判应该能够取得早期收获成果,把已达成的一致条款固定下来,预计2018年能完成RCEP谈判。

区域经济一体化能够做大蛋糕,这已成为谈判参与国的共识,RCEP领导人会议的举行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在做大蛋糕的前提下如何兼顾公平地划分蛋糕成为下一步的工作重点。RCEP领导人会议已经找到了途径:灵活条款。在协议绝大部分条款已达成的前提下,以灵活条款集中精力啃剩下的“硬骨头”,可尽早结束谈判。

张建平:此前有媒体报道,除美国外,TPP11个成员国已就继续推进TPP达成一致,并将签署新的自贸协定,新名称为“全面且先进的TPP”(CPTTP),TPP绝大部分条款将被保留。知识产权高标准要求可能会被暂时搁置,涉及成员国关切的十余个条款则需重新谈判。在越南APEC会议期间,由于加拿大提出“更加富有进取性的条款要求”,例如在国际贸易中要考虑性别平等,使得协定未能如愿签署,但考虑到TPP11个成员国之间不存在原则性分歧,因此,2018TPP成员国很可能达成一致意见。同时,经过各国立法程序后,CPTTP实施的可能性较大。这一协议将对RCEP谈判产生激励作用。RCEP代表了东亚经济一体化的进程,是亚太自贸区建设的重要轨道之一。在RCEP谈判参与国领导人已达成共识的背景下,RCEP谈判有望在2018年达成基本协议。

世界将迎来一个怎样的RCEP

国际商报:《联合声明》再次重申对于“达成一个现代、全面、高质量、互惠的”一揽子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承诺。现代、全面、高质量、互惠将分别体现在哪些方面?

霍建国:达成一个现代、全面、高质量、互惠的协定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从“10+1”来看,中国与东盟自贸区升级版协议即体现了高水平开放的安排。在“10+6”框架内,中国分别与澳大利亚、新西兰、韩国签署了自贸协定,均为高水平开放的安排。建议以“10+1”协议为蓝本,对部分谈判参与国实施灵活政策,从而真正落实《联合声明》关于“达成一个现代、全面、高质量、互惠的一揽子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要求。

张建平:现代的自贸协定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自贸协定已经有了非常大的变化。不仅货物贸易自由化水平提升,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程度加深,很多涉及到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包括环境保护、劳工、国企治理、政府采购、知识产权保护、电子商务等问题也都在自贸协定当中得到了体现。RCEP谈判既包括市场准入、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也包括一些边境后的问题,覆盖领域广泛而全面。

高质量意味着贸易投资自由化水平和便利化水平比较高,意味着在一些重大的非关税领域,比如电子商务、环境保护、国有企业规制、公平竞争政策、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需与新的发展形势紧密结合,其目标是促进更加公平自由的国际贸易和投资。

不同经济体、不同产业部门都有自身的敏感领域。互惠则意味着在协定当中应通过差别待遇、分阶段降税、国内产业补偿机制的建设以及一些特殊安排措施,使得各方都能从中受益。

赵萍:传统的自贸协定主要内容是货物贸易,聚焦关税。现在的一揽子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则不局限于货物贸易,还包括服务贸易、投资、政府采购等方面。

安全是指包括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政府采购、劳工保护、环境等方面的安全。

高质量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RCEP达成后能让各方都受益,各方的开放诉求都有所体现。另一方面,RCEP达成后,在贸易投资、政府采购等领域能有切实可操作、可落地的条款,使各方合作更加务实且富有成效。

互惠是指RCEP的达成不存在歧视。RCEP不是服务于少数国家的,成员国都能通过协定对本国的贸易投资的增长以及经济发展带来更多益处。

徐长春:现代是指紧跟时代发展步伐,开放的标准要尽可能高;全面是跨境联系的各个方面,是系统性开放互联;高质量是指协定条款既要保证高标准,又要保证各国都能接受;既要保证尽可能地做大蛋糕,又要保证各国能承受开放带来的压力;互惠是指保证各国都能从协定的执行中获益,保证参与方都是经济一体化的受益者。

作者:栾国鍌、刘明    来源:国际商报

来源:上海市商务委员会